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洁巴州 > 正文
《廉洁四川》微信刊发巴州区红廉故事
来源: 巴州纪委监察局
2017-09-06 10:30:14
【字体:

今天,《廉洁四川》微信关注巴州区两个红廉故事,内容如下:

中国最大红军烈士碑林,在这里

在开始今天的红军故事之前

小廉为廉友们介绍一个特别的碑林

不知你们是否去过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川陕革命根据地将帅碑林全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碑林长廊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石刻园

 

 

川陕革命根据地将帅碑林坐落在巴中市南郊南龛山顶,是中国最大的红军烈士碑林。

这里有红四方面军主要将领纪念像园、碑林长廊、红军将士英名纪念碑、红军陵园、刘伯坚烈士纪念像园、吴瑞林将军纪念碑等十四个景点。共嵌碑4280余块,其中红军将士个人纪念单碑3280块,红军英名、烈士名录268块。刻红军英名、烈士名录共13.2万人,其中红军将士10415人,红军烈士121585人。

 

缅怀革命英烈的同时,更要翻开历史,认真去阅读那些湮灭在历史烟尘中的红色故事。

今天带来的是徐向前和李先念两位老一辈革命家的故事。

瓦石铺救火

 
 

 

徐向前(1901—1990),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,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,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之一,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,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。

1932年隆冬,巴中市通江县瓦石铺小镇一片冷寂。“嗒嗒嗒……”马蹄声由远及近,一支衣衫褴褛的队伍踏上小镇,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骑着青骡子,带领队伍走在最前边。

战士们刚刚翻过大巴山,满身疲惫,又冷又饿。瓦石铺地处山凹,气候温暖,在雪地里奔波了一宿的战士们看到小镇烟火,一字排开的木架房,像回家一样惊喜。

徐向前带领队伍在街边一个废弃的草棚安顿下来,几名战士去向小镇住户讨要取暖用的稻草,一并购买粮食、御寒衣被。可从街头到街尾,百多户人家大多房门紧闭,被叫开的几户也是神色惊惶。话未说完,老乡已“”地关了门。几名战士只得沮丧归队。

徐向前安慰战士,挥挥手说:“先这样吧。群众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大家也都累了,好好休息吧!”

寒夜风急,战士们相互紧挨着取暖。半夜里,大家突然感觉温暖起来,夹杂着噼哩啪啦的声音。徐向前跳起来,眼前一片火红:“不好,着火了!”他二话不说就带着全体战士往外赶:“同志们,救火去!”

山火猛烈燃烧,街上全是木架房,一旦火势加剧,街上所有房屋将付之一炬,情势十分危急。徐向前指挥战士们分工协作,一部分人提上水桶上前扑火,一部分人从房屋内往外抢救财和物,交还给住户。伤员们顾不得浑身疼痛,也纷纷加入救火行列。

军民齐心协力,终于压制住凶猛的火势,房屋保住了。徐向前这才带着红军战士回到草棚休息。

天已大亮,部队准备集合出发。这时,一大群百姓涌进来,提着鸡蛋,拿着棉衣、草鞋……看到战士们舍身救火,百姓从对红军不信任,变成感动,纷纷自发拿出家里的物资送给红军。保管银元的警卫员连忙拿出钱付给群众,但他们坚决不收。

群众围着徐向前,七嘴八舌让他收下礼物。“要不是你们,我们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徐向前笑眯眯看着大家说:“老乡们,听我说,红军是穷苦人自己的队伍,救火是应该的。我们有严明的纪律,不能白拿老乡们的物资,你们要是能让我们买一些带走,已是对我们莫大的帮助了。”

群众听了他的话,只能含泪收下银元。

红四方面军以优秀的作风,团结了群众。随后的几年里,他们帮助群众戒大烟、打击和瓦解土匪队伍,获得了根据地群众的信任和拥护。经过土地分配,广大农民革命热情高涨,纷纷支援红军。

 

 

“有啥不一样”

 
 

 

李先念(1909—1992)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,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。

1933年6月,李三娃接到组织安排,做李先念同志的警卫员。临去报到的时候,组织找他谈话,说李先念同志是红30军政委,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李先念同志。李三娃拍着胸脯说,请领导放心,我一定顺利完成任务!

李三娃是达州万源人,未参加红军时在饭店里当过跑堂,察言观色的本事很不错,自认为照顾好首长是简单的事。

他拿着介绍信,直奔30军司令部。老远就看到有人光着膀子挑水,李三娃上前拦住问:“同志,请问司令部怎么走?”

“我正好也去,同路!”那人外地口音,笑容和蔼。

“同志,我先走一步了,你慢点走!”李三娃怕报到晚了,领导对自己的印象不好,就拒绝了他。

到了司令部,李三娃才发现这位光着膀子挑水的人就是李先念。等李先念放下扁担,李三娃哆哆嗦嗦把介绍信递过去,心想完了完了,刚才态度太不好了……

李先念看着他哈哈大笑:“大家都姓李,一家人,我‘先’你‘三’,没差多远,而且革命不分先后,我们觉悟共同提高嘛。”

“你是政委,哪能去挑水?以往那些国民党的大官们走路都是前呼后拥的,别说挑水,打伞都是专人的。”李三娃小声嘀咕。

哪知李先念听见了,大手一挥说:“有啥不一样,农民不都是这样的。”

有天,一位战友送来了一条鱼,说是在田里捉的。李三娃脑海中浮现出李先念明显消瘦的身影,就毫不犹豫地收下鱼,准备采点荷叶蒸一下,味道好又滋补。

他正在剖鱼,李先念回来了。看到鱼立刻黑了脸,问李三娃从哪里来的?听完汇报,他火气更大:“简直胡闹,田颂尧的部队把水放干了,你们还去捉鱼,眼下正是插秧季节,老百姓还吃不吃饭?”当晚,李先念带着李三娃和抓鱼的同志,开了大会,让两人自我批评。等他们自我批评完了,他又动员大家一起帮老乡引水灌田。

接下来几天,李先念同志带着队伍,在田里帮老百姓抢耕抢栽。看着他熟练的身手,老百姓都悄悄说,这个首长真不一样,还会做农活。

从此,不管走到哪里,李三娃都把李先念的话挂在嘴里:“有啥不一样,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,可不是官老爷。”